首頁 > 玄幻修真 > 夏逆 楚白 > 第四十五章、古城巨獸(5k)

第四十五章、古城巨獸(5k)

小說:

夏逆

作者:

楚白

分類:

玄幻修真

更新時間:

2019-10-17

第二天,天氣晴朗,蔚藍的天空看不到哪怕一絲雲彩。

用那些蜥人向導們的說法,這是一個典型的“沙漠的日子”。

潘龍他們讓向導們留在營地,七個人換上了全套适合戰鬥的裝束,前往城市遺迹。

六位不知道該算專業還是業餘的特工擺出了一個标準的戰鬥陣型:舉着足有一人高黑色大盾的大角走在最前面,随時準備用盾牌甚至身體為同伴抵擋攻擊;左手防暴盾右手**的電蛇緊随其後,二人左右分開一些,足以阻擋兩面。

在他們後面大概三四步的樣子,弗蘭卡手持長短雙劍亦步亦趨,平時都面帶笑容的她此刻神情嚴峻,眼中殺氣騰騰,做好了随時大戰一場的準備

再稍稍後面一些,都靈在前、安希爾在後,兩人一個拿着黑色的木質短魔杖,一個拿着護身短棍,雖然看起來都很嚴肅很認真,可一看就知道這兩人戰鬥力有限,隻能作為輔助。

落在最後的是手持黑色大弓的蘭吉爾,年老的蜥蜴人目光銳利,不斷掃視着周圍,左手拿着一支箭矢,随時都可以最快速度開弓射箭。

他們明顯是平時有過訓練的,前後的位置恰到好處,無論誰受到襲擊,其他的人都能第一時間趕來支援。

在城外看他們擺出這個陣勢的時候,潘龍頓時就多了一些信心。

大概是從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五十一的樣子吧。

實在不是他看不起人,可他真不覺得這群人面對那隻大怪獸的時候,能夠幫上他多少忙。

别看他們一個個全副武裝嚴肅認真,可論戰鬥力……潘龍覺得,認真打起來的話,自己隻要不粗心大意,這六個加起來也未必能在自己面前堅持到一分鐘。

這可不是他吹牛,看大角那面盾牌就知道了。

那盾牌總不會比之前要塞裡面鋪地的條石還堅固吧……

潘龍有心自己走到最前面去,但思考了一下,卻放棄了這個打算。

他的身體太過沉重,如果前面沒人探路的話,很容易一腳踩中風化鏽蝕的地闆,然後直接摔進城市内部去。

這座名為“斯科拉普”的城市,雖然從外面看似乎隻有兩層,但實際上地面以下全都是空的——它的主體結構其實在地下,嚴格來說其實就是個超大号的裝甲車,地面的部分反而隻是附帶而已。

那隻有許多赤紅色觸手的怪獸應該就住在城市内部,也不知道它這麼大的體型,究竟是靠吃什麼活下來的?

潘龍有些好奇。

在九州世界,的确存在“餐風飲露”或者是“吞金嚼鐵”的奇妙生靈。爺爺潘壽就曾經說過,他年輕時候去金城防線闖蕩,曾經親眼看到一隻妖獸将一個身穿鐵甲的士兵連人帶铠甲都嚼碎吃了下去。

沒準這個大怪獸,也是同樣的類型。

吃金屬,或者吃沙子,總不外乎這兩種可能。

……畢竟這裡除了金屬就是沙子,也沒别的可以吃了。

它吃金屬也好,吃沙子也罷,能吃這類東西的怪物,沒一個是好對付的。

潘龍慢慢地深呼吸,調節狀态,以确保自己随時能夠全力出擊。

又過了一會兒,蘭吉爾突然大叫:“後退!小心地下!”

衆人全都向後退了好幾步,然後地面猛地裂開,一條赤紅的觸手從地下鑽了出來,幾乎貼着大角的盾牌,猶如鑽頭一般沖向天空。

大角面具下的臉上頓時就全是冷汗,隻差一步,他就會被這家夥打中。

那條觸手簡直比他的腿還粗,被這東西鑽上一下,不死也要殘廢!

他可不覺得自己硬到能夠頂得住這玩意兒。

“錫安”的幹員們的确稱得上是精銳,雖然事發倉促,但僅僅不到半秒鐘之後,他們就發動了反擊。

電蛇的**首先開火,并沒有**武器的**聲,隻是一聲聲輕微的鳴響,一道道流光從槍口飛出去,落在那赤紅的觸手上,每一槍都能打出一個手指大小的孔洞,雖然暫時看不出有多深,卻有灰紅色的液體從裡面流淌出來。

緊接着,弗蘭卡一彎腰,身體好像軟得沒有骨頭似的,從兩個重裝幹員中間穿梭出去,左手那把好像是裝飾品的細長佩劍猛地明亮起來,刹那間變得宛若燒紅了的鋼鐵一般。

她一揮手,細劍就在粗大的觸手上劃了一條長長的傷口,傷口處一片焦黑,卻是血肉都被燒焦了,連血都流不出來。

她正要抓緊時間增加戰果,蘭吉爾又大吼起來:“退!快後退!”

三人毫不猶豫地後退,不敢有半點戀戰。

僅僅一兩秒鐘,他們之前站着的地面就被撕裂,又一條觸手從地下伸了出來。

令人牙酸的金屬撕裂聲,伴随着建築物倒塌的轟隆聲,不絕于耳。

夾雜在這些聲音中間,是蘭吉爾那蒼老卻中氣十足的喊聲:“後退!全體後退!安希爾退到最後,都靈準備法術,大角去守後路,電蛇、弗蘭卡警戒,以老夫為中心,全體後退!”

所有人都接受了他的指揮,就連名義上的隊長大角也不例外。

唯一沒有聽他命令的是潘龍。

一看到觸手出現,潘龍就深深地吸了口氣,躬下身子準備沖鋒。

上次他實力不足,沒能看得出來。現在他實力大增,感覺也敏銳了許多。那觸手一出現,他立刻就領悟到,對方根本不是什麼區區“巨獸”,而是遠比尋常野獸或者妖獸更加危險和恐怖的東西。

對付這樣的東西,拿出全部的力量都不夠,要把全身力量都在三拳兩腳之中轟出去,才能有獲勝的希望。

他在後面蓄力,前面“錫安”的幹員們則陷入了苦戰。

盡管他們反應很快,應對也沒什麼問題,可那些觸手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

大角原本要到後面去幫助守後路,但才跑了兩步,就看到後出現的那條觸手撕裂了旁邊的屋子,呼嘯着橫掃過來。

他來不及躲閃,隻能半蹲下來,将巨盾豎在面前,用身體作為支撐,試圖擋住這一下。

一聲轟響,他連人帶盾飛了出去,撞塌了一堵已經鏽迹斑斑的牆壁,摔進了旁邊的屋子裡面。

安希爾驚呼一聲,急忙趕去救助。結果才邁出步子,就被都靈拽住了衣服。

“等一下!”都靈大叫,“我來轉移它的注意力!”

說着,她揮動魔杖,一團烈焰從魔杖尖端騰起,宛如毒蛇一般帶着尖嘯聲飛出去,正中那條将大角打飛的觸手。

那條觸手頓時被吸引了注意力,轉向這個方向。

趁着這個機會,安希爾連滾帶爬地沖進那間屋子,抱住還躺在地上連連咳嗽的大角,也顧不上盾牌了,拖住他就往外跑。

另外一邊,電蛇的**簡直就像是**無限一樣,不斷發射流光,配合弗蘭卡那把宛如燒紅了一般的細劍,二人聯手,将一條追趕她們的觸手死死攔住。

那條觸手連抽帶甩,每一擊都能摧毀至少一堵牆,堅固的金屬牆壁在它面前簡直就像是紙糊的一樣。如果被打中的話,除非真的是鋼筋鐵骨,否則不死也要重傷。

但電蛇和弗蘭卡卻将自身的敏銳發揮到了極緻,兩個人上蹿下跳,一次次躲過了它的攻擊。不僅沒有被擊中,甚至還能屢屢抓住機會,給它增加一處又一處的傷口。

槍傷也就罷了,弗蘭卡的劍隻要砍中一次,就是一條深深的口子。幾次砍中之後,那觸手上已經多了好幾條凄慘的大傷口,灰紅色的液體流了滿地,眼看着動作都變得遲緩起來。

就在這時,坐鎮後方的蘭吉爾大叫:“快退!”

電蛇立刻後退,弗蘭卡卻并沒有立刻執行命令。

她眼看着這條觸手就快被砍斷了,想要抓住機會再砍兩劍,把這條觸手砍斷再後退。

可就是這片刻耽誤,周圍的地面轟然崩塌,一條又一條的觸手從地下伸了出來,将她圍在了中間。

弗蘭卡臉色大變,急忙向外沖。總算反應夠快、動作夠靈活,搶在觸手們合圍之前沖了出去,但卻被許多灰紅色的液體澆中,頭上身上紅了一大片。

她才沖出去幾步,正要反擊,臉色猛地一變。失聲尖叫:“有毒!”

話音未落,她已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整個人僵硬地就像是木樁一樣。

好在電蛇及時趕到,收起槍,抱住她,小心避開她身上那些灰紅色的液體,急急忙忙向後退去。

巨響不停,前方的地面、牆壁、房屋不斷被巨大的觸手崩碎,金屬的碎片被它們抽打,在空中呼嘯着到處亂飛,簡直就像是戰場上的流彈一般。

電蛇用防暴盾擋住,隻聽得防暴盾上砰砰砰的聲音響個不停。強大的力量震得她手臂都微微發麻,不由得心中凜然。

僅僅隻是攻擊之餘濺射出來的一些碎片,威力就足以和普通靈能者的攻擊相媲美。如此恐怖的力量,簡直聞所未聞!

而這,還僅僅隻是那巨獸的幾條觸手。它的身軀主體,甚至都還沒出現在大家面前!

難怪當初這座城市會被廢棄,這麼一個大怪物,别說是很久以前,就算現在,不管它出現在哪個城市裡面,結果都隻會有一個,就是城市被廢棄,人們四散逃命。

以她的經驗,想要對抗這樣的巨獸,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作為重裝幹員,她的力氣并不小,就算右手抱着弗蘭卡,左手舉着盾牌,也依然健步如飛。

可是,那些觸手們的速度更快!

伴随着呼嘯風聲,一條觸手猛地抽了過來。

更加尖利的風聲響起,黑色的長箭劃破空氣,搶先射中了它。而且在射中之後立刻**,化作一團烈焰。

那觸手的攻擊為之一遏,電蛇抓住機會,一邊大叫“别碰她身上的液體”,一邊将弗蘭卡扔向後方。

現在的形勢,已經容不得她再後退了。

都靈揮舞魔杖,風聚合在空中化為墊子,接住了弗蘭卡。然後安希爾打開挎着的藥箱,從裡面拿出消**水,沖着她的臉上、脖子上、手臂上……反正濺到了紅色液體的地方,都澆了上去。

雖然情況緊急,但這個看起來有些娘娘腔的垂耳兔青年卻一闆一眼,動作沒有半點遲緩,簡直像是在醫院的手術裡面似的,不慌不忙。

而都靈反而很狼狽,她之前為了給安希爾和大角做掩護,用法術引開了一條觸手,然後那觸手就盯上了她,一直追着她打。

虧得她身材夠矮小,連滾帶爬,才算是能夠躲過它的攻擊,直到現在還全須全尾。

可剛才,她施展法術接了一下弗蘭卡,動作遲緩了一下,頓時就被追殺她的觸手找到了機會。

那觸手先是微微一縮,然後猛地伸長,就像是長矛突刺一般,筆直地向她刺了過來。

剛剛被安希爾拖回來治療了一番的大角怒吼一聲,拿着一塊臨時充當盾牌的金屬牆壁,狠狠地從側面撞在了這條觸手上,将它的方向撞得微微歪了一點,擦着都靈的身體飛了過去。

撿了一條命的都靈臉都白了,急忙躲開一邊。

而另一邊,電蛇也遇到了緻命的危險。

一條觸手從背後攔住了她的去路,另一條則從正面逼近。縱然她連連開槍,在觸手上打出一個個傷口,卻始終無法阻攔它。

眼看着它越來越近,幾乎就要到了面前。電蛇歎了口氣,用防暴盾護住頭臉,以求盡量減少傷害。

但她知道,這其實沒多大用處。

最多幾秒鐘之後,兩條觸手一起用力,就會把她像是廚師擠蝦仁一樣,全身的血肉都給擠出來,死得慘不忍睹。

“至少……弗蘭卡得救了……”

面對即将到來的死亡,她喃喃自語。

就在這時,一聲大喝從背後傳來。

潘龍原本一直在蓄力,想要盡可能發出最強的攻擊。但當他看到己方就要有人**,終究還是忍不住提前出手了。

他大喝一聲,速度驟然加快,腳下的地面卻絲毫無損,仿佛整個人都沒了重量一般,呼嘯着沖向前方。

猶如一道閃電,他搶在兩條觸手合圍之前沖了過去,擋在電蛇的面前,一拳迎着迎面而來的那條觸手,筆直的一拳。

轟然巨響,整條觸手在被他擊中的瞬間猛地僵硬了一下,然後一下子向後縮去。

不止一個人清清楚楚地看到,觸手尖端被擊中的部位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拳印,以拳印為中心,無數的裂紋正在朝着四面擴散,就像是石頭被砸碎的痕迹一般。

這些裂紋不斷擴散,很快就到處蔓延開來,那觸手縮到一半,便再也支撐不住,從尖端開始四分五裂,灰紅色的液體如同噴泉一般狂湧。

地下傳來了一聲沉悶的吼聲,所有的觸手一下子都縮了回去。

“好本事!”大角喘着氣,贊了一句。

“走!”蘭吉爾大聲喊,“退出這個城市再說!”

大家急急忙忙後退,這次潘龍刻意留在最後。

他覺得,地下的那東西不會輕易放他們走的。

果然,還沒等他們趕到城市的邊緣,就聽到一聲轟雷般的巨響,前方大概是城市中央的位置,地面完全炸裂,一個巨大的身軀緩緩升起。

那是一個有着八條觸手,球形身體的巨大怪獸。看外表似乎是個章魚,但是……誰見過這麼大的章魚?誰又見過在沙漠裡面活動的章魚?

潘龍小心戒備,但那巨大章魚卻并沒有立刻追上來,隻是在原地甩着觸手,不斷發出低沉的、讓人聽着頭暈的吼聲。

随着這些吼聲,它身上之前受的傷迅速愈合,就連被潘龍一拳打碎了小半截的那條觸手,都在迅速地生長,不一會兒就長回了之前的模樣。

“這……這家夥還能恢複?”大角失聲驚呼,“那還怎麼打啊!這也太恐怖了吧!”

但更恐怖的事情還在後面。

當這巨獸從地下完全升起來之後,它揮舞着觸手,在空中結成了怪異的圖案。

天空中驟然響起了雷聲,連綿不斷。

衆人驚訝地擡頭看,卻見原本晴朗的天空迅速陰沉了下來。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烏雲四面八方**過來,将太陽完全遮住。

明明是晴朗的上午,天色卻變得像是傍晚一般陰沉。

看着這見鬼的天氣,再看看那隻龐大得讓人頭發發麻的巨獸,所有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蘭吉爾滿是鱗片的臉已經完全變成了青白色,他惱火地說:“究竟是誰給的情報?老夫這次要被害**!”

“那是什麼?”戴着面具的大角可能是衆人之中唯一“面不改色”的,他甚至還有心情調侃,“俺覺得要是能把它炖了,整個錫安都能吃上幾個月……”

“那是天……天外之靈。”都靈的聲音顫抖之中帶着哭腔,“傳說它……它們是神……神的使者。”

“神的使者有什麼好怕的!俺們又不是天使又不是惡魔,跟它沒關系!”

“傳……傳說,靈……靈能,就……就是,它……它們,帶……帶來的……”都靈說話結結巴巴,但意思總算是讓大家都聽明白了。

這次,終于連大角也說不出話來了。

  https://../book/78757/3833775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