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修真 > 大荒第一噴帝 玄月三聲泣 > 第126章:你的選擇(二更)

第126章:你的選擇(二更)

小說:

大荒第一噴帝

作者:

玄月三聲泣

分類:

玄幻修真

更新時間:

2019-10-17

  黑暗,冰冷……

  好像掉進了萬丈深淵,渾身落空的感覺,讓人感到空虛。

  我要**嗎?

  嗯?

  落空的身體突然一沉。

  抽搐,猛然驚醒。

  “啊……好疼……”

  風揚**睜開雙眼,發現四周光線灰暗,自己的叫聲傳到山洞深處,回蕩了一次又一次,逐漸扭曲的聲音讓人感到害怕。

  唉?這是哪裡?

  風揚**躺在地上,想起身,卻怎麼也動不了。

  他渾身被繃帶綁得嚴嚴實實,全身除了眼睛和嘴之外都無法動彈。

  “小子,你最好别動,不然會死的噢!”

  一女子的聲音。

  “你渾身經脈具斷,沒有一處是好的,現在也僅僅是依靠着體内殘存的妖力維持生命罷了。”

  一名紅衣女子手裡捧着一碗綠色的湯藥,她坐在風揚**的旁邊,道“來,把這藥喝下去,可以暫時緩解你身上的痛苦。”

  她攙扶着風揚**的頸脖,将藥送入他的嘴裡。

  似乎太急了,風揚**咳了咳嗽,灑了不少在胸口。

  風揚**沒辦法看到對方長什麼樣,隻知道是個女人,穿着紅色的衣服,又好像對方刻意出現在他視野沒辦法看到的地方。

  “你是誰?”

  “邪神教教主。”

  “啊……你!”

  對方的聲音有些怪異,就像一個活了幾千年的老巫婆,讓人不寒而栗,果然對方不是什麼好人!

  風揚**一激動,再次掙紮,兩手空空,想要找到紅塵劍在哪裡。

  就那麼一動,綁在身上的白色繃帶馬上泛紅,傷口再次流出鮮血,慘不忍睹。

  “小鬼,你如果還想活命的話,最好放棄掙紮。”

  “你到底是誰!我的紅塵劍呢!快還給我!”

  紅衣女子就這樣靜靜地坐在他腦後,讓他随意掙紮,沒有出聲,反正風揚**現在體内還殘存着一些妖氣,應該還不會死。

  風揚**不顧渾身傷痛,大喊道“喂,快回答我!”

  “聽到沒有!”

  “你是啞巴嗎?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你把我的劍藏到哪裡去了!”

  掙紮了許久也無濟于事,風揚**的聲音逐漸又弱了下來。

  洞府再次恢複平靜。

  寂靜,眼前一片灰暗。

  洞府很潮濕,上方的水順着石頭尖緩緩滴落,細微的聲音卻讓人感覺十分刺耳。

  背後那個女人應該還在看着自己,即使沒有接觸那個目光,卻讓我脊椎發涼,不寒而栗。

  好讨厭這種感覺,一切都是因為我太弱了。

  如果……

  如果當時再強那麼一點的話,或許就會不一樣了吧。

  嗯。

  終于,那女人又說話了“怎麼,不打算再喊了嗎?”

  “蘇凝,這一戰算你們赢了,但既然我活了下來,我就一定不會放棄的,除非你現在就把我殺了!”

  那女人又道“我并不是蘇凝。”

  “可你方才說自己是邪神教教主!”

  “嗯,我叫染月。”

  她的聲音很平靜,但卻隐藏着一股欺詐的味道。

  “染……額?你……你是染月!”

  風揚**驚呼道“我聽老一輩的師父說,你不是三十年前就死在天地浩劫裡了嗎?”

  “算是吧,但如今又重生了,和你一樣。”

  “和我一樣?”風揚**不明所以。

  那女子緩緩走到風揚**的面前,手裡握着兩把劍,散發着淡淡的邪光。

  是月之妖姬與紅塵劍!

  屆時,風揚**才看清那女人的外貌。

  随着染月正式出現在他的面前,雙眼散發着極為異端的光駭,仿佛能渲染整個世界。

  在那驚世駭俗的容顔之下,洞裡的石壁仿佛化作一張張扭曲而猙獰的鬼臉,哀嚎與咆哮,又好像在諷刺着什麼。

  這是……

  第一次看到染月,原來這個妖孽竟然比傳說中的還要誇張,在那美麗的外表下,就連旁邊的一景一物都變得如魔鬼般醜陋。

  這種魔力簡直就是妖孽!

  “已經是個即将要死的人了,就别再露出這種癡呆模樣了吧?”染月諷刺道“你才十二歲而已呢。”

  震驚的風揚**被一語驚醒,差點就連心神都淪陷進去,他企圖運起心法來抵禦那妖孽般的氣場,卻發現自己的丹田與各大脈絡都裂開了。

  這時,他算是明白了。

  這就是開啟妖化的代價嗎?

  自己已經成為了廢人……

  染月緩緩蹲在他的面前,用手打量着風揚**的臉,諷刺道“無需驚訝,你是七把妖刀的主人,而我也是,當年那一戰我也用了妖化,但我現在卻完好無損,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風揚**雖然年幼,但卻明白對方絕對是有意圖的。

  自古正邪不兩立,極有可能自己身上存在着什麼對方想要的東西,所以才出手相救的!

  “為什麼?”

  染月先是反問道“妖力會改變人類體質的事實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嗯,我現在已經是個廢人了。”

  染月又道“也不一定,那是因為妖與人存在着天差地别,妖力可以讓你暫時突破人類的界限,但代價卻是身體實質性的逐漸妖化,你會喪失人類的潛質。”

  染月指了指風揚**的丹田,冷笑道“所以你的丹田才會沒了。”

  “妖的修煉方式與人類截然不同,但相對來說卻簡單直接,妖可以随着時間而成長,也可以依靠吞噬同類而成長,但還有個更容易最核心的修煉方式,那就是心境方面。”

  縱使是利用那美麗的外表,也難以隐藏那股緻命的邪惡,大妖在引誘着他,讓他堕入深淵。

  風揚**臉色陰沉,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說,要讓我的性情扭曲得如同妖一般?”

  “嗯,你也可以那麼理解。”染月道“妖的力量來源于邪惡,但邪惡的力量究竟要從何獲得?這還是得看你自己。”

  “小鬼,你應該很明白吧,既然你已經活到現在,就證明你的身體已經有一半部分接受了妖的力量,若是不想死的話,隻能走另一條路了。”

  “你身入正邪之戰,應該很清楚僅憑你現在的力量難以改變任何東西。”

  風揚**不解道“你為什麼想要幫我?自古正邪不兩立,你覺得我會聽你胡言亂語嗎?”

  “呵呵,我們都是受了妖刀詛咒的人,隻是不忍心看着你就此淪為廢人罷了,而且看透了這個世界的我,早就不屬于任何一方勢力。”

  染月說道“我們有很多共同之處……當年我在天地浩劫裡什麼也做不了,我弱小得宛如蝼蟻,敵人可以用那不講道理的強大對我們随意踐踏!”

  “這就是強者為尊的世界,弱小的人就連反抗的資格也沒有,他們肆無忌憚的說什麼就是什麼,即使他們殺了人,世人也會對他們的英雄事迹津津樂道,呵呵呵……所謂的正義,隻要足夠強大,就可以扭曲一切事實,因為你的拳頭就是真理!”

  “正邪之戰是你們正盟輸了,你知道正盟以後會被扭曲成什麼妖魔鬼怪嗎?”

  此話一出,風揚**震驚了。

  染月像極了欺詐師,那雙眼睛,那身衣服,血紅得讓人由心底感到害怕。

  縱使知道她所說的話可能是假的,但卻因為某種不可抗拒的力量而不得不去相信她,那難以言喻的魅力是如此的與衆不同。

  一字,一句,全都進入了風揚**的心神,不斷沖擊着他幼小而脆弱的心靈。

  或許這個十二歲的少年,将會在一夜之間長大。

  “戰争從來都不是由弱者說了算,就算你們的目的是偉大的,就算你們的初衷是美好的,可隻要輸了,你們就什麼也不是,甚至都沒資格出現在勝利者的面前。”

  “不……我可曾想過去改變!”風揚**否認道“可是……”

  “可是你什麼也改變不了!”

  染月看到風揚**已經淪陷,加大力度道“群魔隻要舉起自己的拳頭,對着世**言不慚自稱他們才是替天行道,為了大義,你們拿什麼來反駁?”

  “人類明明都弱得可憐,卻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這反而會讓别人覺得你們更加脆弱,不堪一擊,是在逃避!”

  風揚**神色有了些許變化,染月繼續道“弱小的人難道不應該接受這卑微的命運嗎?”

  “弱小的人什麼也改變不了,對吧?”

  “噢,我忘了,你是人們所說的絕世天才,但你現在為什麼垂頭喪氣的坐在這裡?一副快死的模樣,啊?”

  染月的眼睛眯成一條縫,讓人感覺那股扭曲的性情與外貌極度不符,她盯着那雙眼出現空洞的風揚**。

  句句攻心“其實你已經發現了,身為天才的你跟那些死去的人沒有任何區别,噢,原來我自己也那麼可憐,所謂的天才隻不過是别人對我說的一個笑話,我反而信以為真了,哈哈哈……”

  “對吧,對吧,正如弱小的你,現在坐在這裡,什麼也辦不到,是也不是?”

  “是……”

  風揚**低下頭,事實就是如此,正盟已經是在朝着那個方向去改變世界了,但奈何群魔太過強大,他什麼也做不了。

  眼前這個女人太可怕了,無論是心機還是言語,都讓人無從反駁,字字攻心,句句要害。

  “力量才可以讓人低頭,對方的強大也讓你低了頭,但你怎麼不想一下,為何不是……對方向你低頭呢?”

  染月用那細長的指甲劃過他的臉蛋,邪笑道“來吧,把頭擡起來吧,正盟的人都被蘇鶴殺光了,僅憑你的自己根本改變不了什麼,或許以後他會來阻止我,所以我現在跟你有個共同的敵人。”

  此時的風揚**顯得無比沮喪,他低聲道“那我……現在應該怎麼做?我已經成了廢人……”

  “遇見了我,你就相當于開辟了另一條道路,我可以用我自己的方法,讓你繼續活下去,直到你完成複仇!”

  “是麼……”風揚**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蘇鶴以後會來阻止你?”

  “收集世間七把妖刀,這七把刀當年都擁有超脫世俗的妖力,僅靠弱小的人類是無法屈駕的,所以他們才會選擇隐藏與封印,他們恐懼被可怕的妖力吞噬。”

  “但我們卻與衆不同,我們已經超脫了弱小的生命群體,邁向了更高的層次,隻要獲得了這七把妖刀,我們就能淩駕世間的一切,我也會重回巅峰。”

  “到時候……我們都能達成自己想要的目的了,而你再也不會成為弱小的那一類人。”

  染月雙眼駭光乍現,用指尖将風揚**的頭擡起來,直視道“讓我們一起撬動這個世界吧!”

  狂傲,暴躁,與那濃郁的殺戮氣息,不斷充斥着風揚**的全身,蔓延到山洞各個角落。

  裡頭的蝙蝠受到驚吓,紛紛湧出洞外。

  好像惡魔即将蘇醒,整個世界都為之一顫。

  染月對風揚**有絕對的信心,眼前這個少年雖然尚顯稚嫩,但潛力與資質算是她見過的最強之人。

  大妖活了一千多年,眼光絕對錯不了!

  首先必須收集妖刀,獲得無上妖力,然後将風揚**恢複傷勢,最後大妖再脫離染月的身體,将風揚**徹底占據!

  光是以人類之軀便能如此卓越,若是朝着妖域的邪惡路線成長,以後說不定能夠達到妖王級,成為一個更可怕的存在!

  到時候,整個世界都會向他們低頭!

  突然,隻聽風揚**說道。

  “我拒絕。”

  額?

  什麼!

  大妖仿佛還沉浸在那宏偉的計劃當中,卻沒想到對方居然想要拒絕!

  大妖勃然大怒道“你知道自己再說什麼嗎,難道你不希望自己變強,還希望自己弱小得像個垃圾嗎!”

  “我當然渴望變強。”風揚**歎了口氣,随之字字有力道“但是我卻沒辦法答應你這荒唐的請求。”

  大妖聽聞,渾身一震,無法掌控盧卡爾也就算了,大妖是能夠看出盧卡爾根本不是人類,體内的八岐大蛇之血不得不讓它忌憚三分。

  可是它卻怎麼也想不到,就連這十二歲的小孩,自己都無法屈駕!

  你們這群可惡的人類,明明弱小得很,卻非常自以為是,真是讓我憤怒到了極點!

  她立即握緊了插在地上的兩把妖刀,殺意濃烈,猙獰咆哮“為什麼……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為什麼連你也拒絕我,到底為什麼,你應該明白你想要的力量我都能給你,包括一切,以及這副美麗的身體,你很想要吧!我給你!隻要你答應我!快答應我!”

  風揚**渾身泛起了藍色的光芒,将洞府給點亮。

  “與其讓你扭曲我的人格,還不如靠我自己的雙手。”他很清楚,一旦陷入大妖的陰謀裡,踏上邪惡之路,自己将會失去更多的東西,比如說唯我劍道。

  其實唯我劍道并非是一種特殊劍訣或者招式,更不是傳統的劍道。

  而是一種以心境化為劍,再以劍道出真理,領悟出來的獨特劍意,這也是風揚**獨特而驚豔的修煉之路。

  “拒絕我就是死路一條,你可别後悔!”

  紅塵劍已經為他了足夠的能量,他好像可以動了,突然站了起來。

  “如今的我隻剩下它了,所以我才不會被你這種扭曲的妖怪所掌控。”

  風揚**别過頭,雙眼有神道“如果失去了心中的劍,那麼我便不再是我。”

  “你……你為什麼突然可以動了!”

  風揚**淩空一握,紅塵劍直接掙脫了大妖的束縛,自動飛回他的手裡,氣勢如洪水般突然爆發。

  這一幕吓壞了即将發怒的大妖。

  紅塵不比手中劍,

  唯我劍道是歸途,

  一切力量皆心底,

  風揚**終不懼。

  “死亡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物是非。”

  “我降臨這個世界本就一無所有,所以我不懼死亡,但……你别想連我手裡的紅塵也給奪走!”

  大妖氣勢吓人,張牙舞爪突然攻來“區區人類敢與我作對,不自量力,真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再次握緊紅塵的他,感覺無比踏實,立即掙脫了低谷。

  藍色的光芒随之綻放,唯我劍道無聲而起,眉宇之間盡是自信。

  “我不是東西,我叫……風揚**!”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