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沉香之夏 春山黛 > 79、相救(感謝銀燭飲淚打賞)

79、相救(感謝銀燭飲淚打賞)

小說:

沉香之夏

作者:

春山黛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17

這次墜兒留了心,将小弓箭細細的檢查了一遍才出門。

看守的婆子也有些疑惑,隻以為是多了幾個小孩再玩,也沒有多問。

幾個小皇孫久等弓箭不來,已經換了遊戲在玩。

顔貴妃這後院雖然比不得禦花園那麼大,但勝在精巧,假山池塘一應俱全,可玩的也多。

此時春光正好,幾個大孩子早就耐不住開始你追我趕起來,婉兒跟郁和巴巴的追着哥哥姐姐,但人小腿又追不上,最後變成他們兩個人追逐瘋跑。

婉兒照例穿得男裝,追起郁和來腿腳利索,反正比她身後跟着的穿宮裝的小宮女跑得快。

“别跑!站住!”郁和跑得滿臉通紅,又有點岔氣,奈何婉兒像一陣風一樣跑得飛快,見他氣喘籲籲,還停下來朝他做鬼臉。

郁和低下頭深深吸了口氣,正要再奮起直追,看到旁邊草叢有什麼東西一閃,“诶?婉兒!快來,看,這裡也有弓箭!”

“你騙我!”婉兒雖不上當,但瞧他說得有點真實,不由掂腳看去。

“真的有,你來看啊!”郁和見她不信,急了起來,自己往旁邊走了走拿起了之前墜兒丢的壞掉的弓箭。

婉兒“哈”了一聲,從遠處直直的沖了過來,還真的有,“給我!給我!”伸手就要奪小弓箭,卻不妨郁和一轉身,婉兒的笑容頓時凝固在臉上,她下意識的一伸手,“撲通!撲通”兩個人齊齊掉入水中。

随行的宮女吓得魂飛魄散,也不顧穿裙子不方便了,将裙角拉起,飛快撲過來,卻隻來得及拉住郁和的手,被郁和一蹬,婉兒被他踢得遠了,在水裡撲騰着“啊!“的尖叫着。

剛叫了一聲,又喝了一口冰冷微腥的池水,婉兒一邊哭着,一邊用力撲騰着。

永泰和幾個小皇孫都圍了過來,“快下去救人!”她急道,“奴婢不會水!”幾個小宮女急得要哭出來,因為前頭宴席的緣故,大部分人都去了前頭幫忙,後花園隻留了幾人看管,根本沒人會水。

永泰怒道:“還不趕緊去前頭叫人!”她聲音顫抖,也是非常害怕,一邊大聲對婉兒說道:“婉兒,不要怕!馬上就有人來救你了!”

郁琪帶着口腔說道:“姑姑,我怕。婉兒她,婉兒她......”

“閉嘴!”永泰呵斥了他一句,又對旁邊的丫頭說道:“把幾位小殿下帶走!”

這兵荒馬亂的,萬一再掉下去一個可不得了。

已經有人将郁和抱入宮中,同時去通知了前頭。

眼見婉兒浮浮沉沉,快沒了力氣,永泰心急如焚,自己跑去前頭叫人。

一旁焦急的宮女心一橫,若是郡主出了事,她們有一個算一個,怕是都得死,不如先跳下去救人,就算救不上來也起碼出了力。

那宮女方才脫了繡鞋,顫顫巍巍打算下水,冬日裡帶着冰渣的水才一觸及腳趾,便又立刻縮了回來。

水太涼。

後面的同伴恨不得推她下去,但也不敢真的動手。

那宮女到底咬咬牙下了水,但本能的恐懼讓她隻敢從岸邊一步步往前走,而此時,婉兒離岸邊已經有足足一丈有餘了。

衆人正在眼前的求生欲和事後求生欲之間掙紮,一個沒注意,一道灰撲撲的身影從池子側面撲通一聲跳下了水。

先前下水的那個宮女一個吃驚,被水底淤泥滑了個趔趄,手忙腳亂地忙着站穩,更顧不上前面隻剩了個頭頂的婉兒。

“這誰呀,今天咱們宮裡穿的不是這套衣服吧。”站在後排事不關己高高挂起幾個宮女低聲道。

“剛才也沒看清,我眼尖的很,認人最厲害了,隻要是見過的,露出半個臉也定是能認出來的。”

“咱宮裡有會水的嗎?”認人未果的宮女看向池邊,那人卻已經一手拖着婉兒的頭發,另一隻手拍打着水面,緩慢地向岸邊遊來了。

“還好還好,郡主還在動。”那個眼尖的宮女喜道。

“這也太不敬了,會不會把頭發扯掉啊。”另一個宮女不無擔憂地說。

眼尖宮女瞥了她額頭前稀疏的發簾:“你是說你自己吧!”

這邊還沒有八卦完,前面的人卻是已經快到岸邊,前頭下水的宮女方才穩住了身形,衆人一起将婉兒和那人七手八腳地撈上了岸。

沾濕了的衣服顔色顯得格外深,但還能看出是原來應該是淺檀香赭,這種衣服在顔貴妃的宮裡可不常見。

是個粗使宮女啊!

”郡主!“婉兒的貼身宮女忍住因為駭怕而酸軟欲跪的雙腿,将準備好的衣服迅速給婉兒包住,抱起她快步朝殿内走去,半路上就碰到了急匆匆趕來的二皇子妃陸氏。

”婉兒!“她接過臉色青白的女兒,咬牙看了一圈低頭不敢言的宮女,卻又看到了那原地留下的渾身濕透的宮女在凍得瑟瑟發抖。

這宮女看起來實在面生,眼下情勢緊急,二皇子妃也來不及多問,隻忍住淚花說道,”快去請太醫!“

何姑姑得了信也匆匆趕來,聽小宮女将事情原委說了一遍,打眼一望,那救下人的小宮女居然還呆立在池塘邊,就對身邊的宮女說道:”快把她扶進來暖和暖和。“

又叫手下的宮女來拿幹淨的衣服給她換上,打量了一番,見她除了眼神有些木呆,鼻子下巴嘴唇無一不好看,更是長了一張小巧的瓜子臉,不由得心裡暗道:“倒是個美人胚子。”

奈何這美人胚子有點木呆呆的,一張臉又青又白,何姑姑憐惜的看了她一眼,心想怕是凍壞了,不過今日之事,真是要多謝這個突然出現的小宮女,否則婉兒出了事,怕是永和宮再無甯日。

見她臉色好了些,眼神也沒那麼木了,何姑姑才柔聲問道:”你是哪個宮的?叫什麼名字?來永和宮做什麼?”

今日事有蹊跷,這小宮女出現的也太過巧合了——也太過美了,畢竟今日是二皇子選側妃的日子,由不得何姑姑不多想,于是隻拿眼睛盯了她,看她如何回話。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