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一世傾城一世雨 曉星涯 > 事發

事發

小說:

一世傾城一世雨

作者:

曉星涯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07

慕容宸一直站在慕容若蘭身側,擺明了是要護着她。

冷央黑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着慕容宸。

“鬧成這樣有誰能給哀家一個說法?”

慕容若蘭低着頭,不說話沒有往慕容宸身後躲。

慕容宸往前站了一步,道:“是朕的錯……”

“當然是你的錯!”

冷央振臂一揮,寬大的衣袖怒掃過幾人。她轉身做回卧椅上,啪的一聲拍響案闆。

“你知不知道你的那個淑妃到底是什麼背景?他的父親巴不得朝綱大亂,如今你居然寵幸了他的女兒,你以為這件事這麼容易就能過去嗎!”

慕容宸緘默了,冷央将目光投到慕容若蘭身上。

“宴席上的菜肴都是你一手操辦的,如今你有什麼好說的嗎?”

“那晚的确是個意外……”慕容宸盯着慕容若蘭說。怎麼看都像是在朝她解釋。

“你還認為事到如今僅僅是用一個意外就能撇幹淨的嗎?”冷央道。

“母後放心,此事兒臣定會調查清楚,絕不會惹出是非有損皇家顔面。”

“如此最好!隻不過你的貴妃恐怕要受些委屈了。”冷央冷冰冰的說。

慕容宸意覺不妙,他連忙将慕容若蘭擋在身後。

“母後,朕相信若蘭,此事由朕全權處理。”慕容宸态度十分堅定,絲毫不退讓半步。

“宸兒,此事茲事體大,你認為慕容若蘭能逃得了幹系嗎?若淑妃出事她将是第一個被推出來的羔羊!你到底懂不懂這其中的利害?”

冷央看向慕容若蘭,冷冷地說:“慕容若蘭,你先回幽蘭閣,沒有哀家的命令不得離開幽蘭閣半步!”

“母後,您又要軟禁若蘭!”慕容宸牽上慕容若蘭的手,下一瞬卻被她毫不猶豫地甩開了。

“若蘭……”慕容宸再一次牽住了她的手,可憐兮兮的看着她。他知道她肯定是生自己的氣了,她一定在怪自沒有把控住。所以,他還是背叛了她。那麼,她現在生氣倒也合乎情理。

沉默良久的慕容若蘭終于開口了,不是為自己辯解,而是接受了冷央的懲罰。

“臣妾謹遵母後之命。”

慕容宸心裡很難受,他并不想讓慕容若蘭受這份委屈。

“母後!”慕容宸有些想要吼人了。

“陛下!”慕容若蘭也提高了音量。

慕容宸從未見過如此氣惱的慕容若蘭,看來這一次真的是傷到她的心了。

慕容若蘭低着眼眸并不直視他的雙目,因為她害怕他看到自己紅掉眼眶的樣子。

“宴席上的菜肴是臣妾一手操辦的,如今淑妃食用後出了事,還傷及了龍胎,臣妾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再違背母後的命令。還請陛下……莫要插手此事,不管結果如何臣妾都甘願受罰。”

“你……”慕容宸對她這番話真是又惱火又心疼。

“臣妾告退。”

語斷,慕容若蘭頭也不回的疾步走了出去。

“若蘭,你聽我……”慕容宸本想就此追出去但偏不巧王太醫急匆匆地跑了出來。

他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跪在慕容宸腳邊,連連喊道:“微臣該死!微臣該死啊!淑妃娘娘的胎兒月份太小,又加之淑妃娘娘中了毒,微臣未能保住胎兒,請陛下,太後娘娘恕罪啊!”

冷央的臉上倒是沒什麼驚訝跟悲痛之色。畢竟在後宮裡摸爬滾打了一輩子,對于這些事她心裡也有一些答案了。

胎兒保不住是肯定的。

首先不說是不是月份太小胎兒不穩導緻的滑胎,看看這桌子上的菜品她就知道了結局。

按照傳統的菜式每一張桌子上都有一盆鮮美的甲魚湯,還有一碟肉絲幹炒馬齒苋。

光這兩樣菜來看普通人吃了自然是沒事,但孕婦若是誤食那真是堪稱毒藥啊!不滑胎才奇怪呢!

那麼慕容若蘭到底為什麼要準備這些昂貴又有些冷門的菜肴呢?難道是因為她知道了淑妃懷孕之事,想借機鏟除掉淑妃嗎?

或許一般人都會這麼想,但冷央卻對慕容若蘭了解甚深。若她真是那種妒婦慕容宸又怎會不顧一切地娶她進門呢?

或許,這早就是一場蓄謀已久的陰謀。

隻是冷央也沒想到有人居然敢如此嚣張,連慕容宸都算計在内了。

慕容宸萬分焦急的看了冷央幾眼,最終還是追了出去。

一直跪在地上的王太醫心裡依舊是萬分忐忑。

陛下怎麼跑了?難道是不管自己了嗎?那太後呢?

“太後娘娘,微臣……”王太醫剛開口就被冷央給打斷了。

“你先回去,這裡不用你伺候了。”

王太醫先是一愣,而後跌跌撞撞地爬起來,謝過冷央,他便像風一般地跑遠了。

“太後娘娘,此事有很多蹊跷之處,需不需要屬下去查清楚?”

“先不急,既然有人要演戲給哀家和陛下看,我們又怎麼能駁了她的好意呢?暫且等着吧,很快她的狐狸尾巴就要露出來了。”

葉琴跟冷央很多年,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

如今這種情況任誰都看得出來是有人故意要拖慕容若蘭下水。要是誰信了那才是真傻!

慕容宸一路追了出去,将蘇公公甩得遠遠的。

“若蘭!”慕容宸拉住了慕容若蘭的手,一旁的桃夭很會察言觀色,她帶着一衆婢女悄悄地退到半仗外,給他們倆兒留下了足夠了空間。

“若蘭,你都不聽我解釋的嗎?那天晚上真的是一個意外,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就跑到她那裡去了……”

“我并不想知道那天晚上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慕容若蘭打斷了他的話。

慕容宸陷入了沉默。

“陛下貴為天子,想留在那裡過夜都可以,您真沒必要向臣妾解釋。”

“你真的生氣了?”

“臣妾不敢!”慕容若蘭死撐着說。

“若蘭,我知道是我錯了,我不希望看到你流淚。”慕容若蘭扶住她的肩膀深情款款的說。

然而并沒有什麼用。

慕容若蘭還是推開了他。

“陛下此番言語着實讓臣妾惶恐。您如此言語豈不是在告訴臣妾我是個什麼妒婦嗎?”

“你為什麼一定要往其他方面去想呢?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您是什麼意思?臣妾可不敢妄加揣測聖意。”

“我知道你在惱我,你放心若蘭,我一定會查清楚這件事,絕不會讓你受半分委屈的。你相信我好不好?”慕容宸向她投來殷切的目光。

“如此……臣妾就謝過陛下了。”慕容若蘭十分冷淡的回答,而後頭沒回地快步走遠了,直到離開在他的視線裡。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