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現代言情 > 可與君說 墨壞 > 第九十八章:一次意外,半生悔恨(五)

第九十八章:一次意外,半生悔恨(五)

小說:

可與君說

作者:

墨壞

分類:

現代言情

更新時間:

2019-09-28

“我覺得素素姐好可憐。”我一想到如果是我,面對了二十幾年的媽不是親媽,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家不是家,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感受,我怕會承受不了吧。

歐陽摸着我的頭,不說話,但是從他手的動作上,我都知道,他是在安慰我。

“真是不好意思,你剛來就讓你看見這樣的一幕。”我這樣的狼狽不堪,手足無措的樣子,我自己都嫌棄。

“哪一幕?在我這裡,你的所有,我都願意了解,想去了解。”

“可是……”

“可是什麼?我說了,你的所有!”歐陽的聲音裡透着笃定。

我原本的擔心,都因為他的一句話化為了烏有。我安心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心裡卻想着今天我媽說的話,想着想着就有了很多疑問,我想問她。

我媽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八點,歐陽還是給我們做了飯,隻是我們沒想到素素姐定了淩晨兩點四十的回老家的票。我媽知道後也沒說什麼,和我爸去收拾了一下要帶回家的東西。歐陽問了時間地點後,也定了一張票。

“青陽,你不用去的。”我送青陽到樓下,他準備回家拿點東西,然後送我們到火車站。

“我想去。”青陽說。

“可是,你去那邊也沒什麼可做的,還是别去了。”

“你是在老家有什麼不可見人的秘密嗎?”歐陽眯着眼睛說。

“沒有!絕對沒有!你去吧!”其實,我的内心還是希望歐陽去的,這樣,不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有他在身邊。

歐陽笑了笑,伸手将我lan入huai中,然後輕輕說:“放心,有我。”

第二天,我們就到了老家,素素姐一晚上都沒合眼,我爸我媽更是憔悴的不行,這麼大年紀還要熬夜坐車,下了車又趕忙到了墓地。老家的mu地簡單,一排排的mubei,周圍環境也糟糕。

我媽帶着她來到了素宛的碑前說:“素素,這個就是……”

素素姐,一動不動,呆呆的看着mu碑,可是那張碑上,隻有名字,連張照片都沒有。素素姐慢慢地蹲下來,寒冬的風,吹亂了她的發絲,素素姐看着,慢慢地伸出手減掉了mu碑上的落葉,又掃了掃灰,然後輕輕地摸着mu碑。

眼睛一動不動,看着她的名字,然後眼淚一滴一滴,像下雨一般,落在了mu碑上。我媽掩着面,眼淚也落滿了我的眼睛。我爸用力地扶住我媽,拍了拍她的背,歐陽握着我的手更緊了些。

素素姐遲遲不肯起身,一直一直摸着那塊碑,嘴裡喃喃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我擔心她憂傷過度,便蹲下來跟她說:“素素姐,起來吧。”

“姐,起來吧,我們去買點花好不好?”我試着想把她拉起來,可是她就一動不動。

“可是,我連她喜歡什麼花都不知道呢。”素素姐突然笑着說,一顆淚水落在了我的手上。

我聽到這裡,心裡不免酸楚,然後說:“我想,你買的她都會喜歡的。”

素素姐看着我,明明那麼鮮活的一個人,現在卻悲傷地不像個樣子。

“莫莫…我……她,會喜歡我嗎?會喜歡現在的我嗎?”

“喜歡的,她一定喜歡的。”我試圖把她抱起來,卻做不動。

“不,她不喜歡我,她說我是個意外,二十幾年了,她都沒有來看我一眼,都沒有……我一點點都感受不到她的存在。她不喜歡我的吧。”素素姐的每一句話聽的我都難受。

“不會的,她肯定喜歡的。”我覺得我說不了什麼安慰的話,這些無力的話,我自己說的都不忍心。

素素姐掙脫掉我的手,跪在了碑前,深深地将頭ke了下去,深深地,k了好久。我也深深彎了腰,等我起身,歐陽也剛好起身。我感激地看着他,他看着我點了點頭。我蹲下來,和我一起準備将素素姐扶起來。

“啊……”素素姐大哭起來,身子抖動,哭地歇斯底裡,好像把這麼多年的委屈全部都發洩出來了。

我媽一邊摸眼淚,然後拍着素素姐的背說:“沒事了,孩子,沒事了,哭出來就好了,哭吧。”

我媽跪了下來,把素素姐抱進了懷裡,不停地安撫着她,素素姐就像一個孩子一樣,蜷縮在我媽的懷裡,不停地哭不停地哭,哭的聲音都嘶啞了。

我看着碑前,早已被淚水淋濕了一片。

正在想着怎麼安慰素素姐的時候,我爸朝我招了招手,我跟着他走到了遠處,歐陽還在原地看着我媽。

“爸,怎麼了?”我說話了才發現自己的聲音也啞了。我摸了摸嗓子,咳了兩聲。

“你舅的電話。”我爸指了指手機。

“他打電話來幹嘛?還嫌事不夠亂嗎?”雖然我知道我舅在這件事情上也有難處,但是就是不想理他。

“你舅在問素素姐的情況。”我爸給我使眼色。

“你不是都看見了嗎?你跟他說就行了,叫我幹嘛?怎麼?還要拍個照片發給他嗎?還是來個現場直播?”

“莫莫!”我舅的聲音從電話裡面傳了出來。

我不耐煩地從我爸手裡拿過電話:“喂。”

“素素怎麼樣?”我舅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擔心。

“不怎麼樣。”我的語氣不是很好。

“她沒事嗎?有沒有哪裡不好?”舅舅問。

“沒事?舅舅,你設身處地的想一下,要是你,你能沒事嗎?”

“莫莫!”我舅吼了我一聲。

我吓了一跳,想着畢竟是舅舅,搞不好他也在着急上火,我就稍微緩和了些語氣:“素素姐,挺難過的。”

我舅在那邊沉默了良久,後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說:“你們照顧好她,有什麼事,再跟我聯系。”

“嗯,知道了。”我聽得出來舅舅的聲音裡壓抑了很多東西,也不知道現在他們家怎麼樣了。

“莫莫……”

“嗯?還有事兒嗎?”

“替我買束花。”

“買什麼……”

沒等我說完,舅舅就說:“白玫瑰。”

挂了電話,我站在這邊,看向遠處的mu碑,沉默了很久。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