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遊科幻 > 快穿之我家系統套路深 蕭曉筱潇 > 第一七九章 同病相憐異獸緣16

第一七九章 同病相憐異獸緣16

小說:

快穿之我家系統套路深

作者:

蕭曉筱潇

分類:

網遊科幻

更新時間:

2019-10-17

君璧毫不客氣地捏上了越景珩的臉頰,“你讓她抱你了,誰準許的!”她的獨占欲瞬間爆發,粉嘟嘟的小嘴撅着,澄澈的眼眸裡滿是不悅。

越景珩隻得将心愛的小姑娘抱入懷中,呲牙咧嘴地喊着疼,“我也沒料到她會突然沖過來,她一碰到我,就被我甩開了,她真沒有抱到我。”

君璧知道越景珩沒有騙她,火氣稍微消了些,“若是你沒有甩開她,可就不是現在捏你一下這麼簡單了。”她輕哼了一聲,又捏了捏越景珩的側臉。

君璧的鬥篷已經脫下,穿着一件白色絲群,襯着精緻的容顔愈發純淨無瑕,比起黑色的詭魅,這樣的打扮更加具有欺騙性。

越景珩暗暗松了口氣,埋頭在君璧的頸窩輕嗅。無論何時,小姑娘身上的甜美味道,都能讓他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就像一塊誘人的軟糯蜜糖,吸引着人上去舔上一口。

君璧被越景珩落在肌膚上的鼻息蹭到癢處,嬌笑着躲避。

越景珩哪裡會輕易放過懷裡的小姑娘,在她的頸上清清淺淺地落下了幾個吻,唇下的肌膚帶着些涼意,好像一塊溫潤的白玉。

君璧邊笑邊要推開賴在她身上的男子,力氣卻不大,落到越景珩身上,卻像是輕輕的撫慰。說起來,這貌似是越景珩第一次主動想要親近她……

君璧嘴邊的笑意更濃了,越景珩望着她的盈盈眼眸,也不禁嘴角上揚,俯身吻上了他的唇。

一晚悄然而過,君璧作為異種身體素質強悍,卻是越景珩今日有些嗜睡,将她攬在懷裡,長手長腳地纏着她。

君璧睡不着了,就躺在越景珩的手臂上,看着他的臉龐。他睡顔安然,眉目之間似乎變得柔和了許多。

越景珩雖然看不出年紀,但因為曆經風霜,還是讓他的眼神看上去有幾分滄桑之感。單單看臉,不過三十左右,肌膚光潔。每當他發自内心的露出笑意時,總是洋溢着灑脫的俊逸。

君璧淺笑着在越景珩的薄唇上啄了一口,輕輕移開他的手,起身洗漱完,準備去附近尋覓一下是否有好吃的。這家旅店雖然方便,但做的東西不太合她的口味。

君璧走在無人的長廊,昨天遇到的那位王叔突然出現擋住了她的去路。他的眼神晦暗不明,帶着居心叵測的笑意,“早上好。”說話間似乎準備出手攻擊。

君璧下意識地反擊,孰料正中對方的圈套。就在銀色鎖鍊要觸及到他身體的刹那,王叔快速揚起手裡藏着的玻璃瓶,灑出膠質的液體。

如果越景珩看到一定會認出,這和昨天他碾碎的那個項鍊中的液體一模一樣。

液體的劑量分明很小,但異常詭異的是,君璧的鎖鍊碰觸到那透明的液體,瞬間如同泡沫般消散。

君璧目光渙散,渾身無力地癱軟到了地上。意識漸漸從身體内抽離,在瀕臨昏厥的前一刻,她看到了王叔的身後圍上來一群人,面容陌生,卻有種莫明的熟悉感。

王叔看了看已經不省人事的君璧,冷哼一聲,吩咐道:“動作快點。”

王叔手中的玻璃瓶空了,讓他有些遺憾,純晶本就稀少,昨天被越景珩踩碎了一瓶,剛剛又用了一瓶,他手上已經沒存貨了。好在把丢失了這麼久的異種又找了回來,否則他真不知道該如何跟老爺交代。

此時在房間内沉睡的越景珩卻對這一切渾然不知。

君璧從昏迷中醒來,發現自己被浸泡在淺藍色的液體中。她可以睜眼,也能夠呼吸,就好像她本來就在這生活一樣。而事實上,君璧本身的确在這裡生活過。

君璧被王叔攻擊後,禁锢在本身腦海深處的記憶也蘇醒了過來。也許是這段記憶太過痛苦,讓本身不願想起,所以選擇了壓在心地。

君璧受到本身情緒的影響,眼中滑過一絲悲涼,但更多的卻是怨恨與憤怒。

百年之前,良性異種的那位至高王者,擁有着無人企及的力量。她的能力是吞噬,可以接受一切力量化為己有。她就像是一個完美的容器,接受力量,打磨純淨,變成她身體的一部分。

可是世人不知道的是,這位異種王者,栽到了自認為的親人身上,最終身死魂滅。

異種王者小時候是被一戶人家收養長大的,成年後才顯示出異能。她感恩這家的養育之恩,甚至願意為這個家族付出一切。她重振了瀕臨沒落的家族,讓他們衣食無憂,權勢滔天。可是人心永遠貪婪。

在這個世界,武力占據着絕對優勢,但這個家族之人卻身體孱弱,他們渴望改變自身,渴望擁有更強大的力量。于是,他們想到了異種的能力。

迦樓羅的血液可以讓人不老不死,也可以改變人的體質,但過于強悍的力量會讓羸弱的人無法承受。

于是異種王者成為了試驗品,将迦樓羅血液中的力量轉化為可以被人利用的能量。起初她并不介意,雖然轉化過程伴随着巨大的痛苦,不過為了家族她願意付出。

但她逐漸發現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歸根到底不過是為了他們個人的私欲,他們就像血蛭,妄圖榨幹她身上的每一分價值。她的身體每況愈下,她也越發對這個家族失望,于是她果斷離開了禁锢的牢籠,卻沒有忍心殺害被她視作親人的獸人們。

她本以為逃離後就可以安心地生活,她和一個普通人,生下來一個女兒。就在她身體最虛弱之時,隐匿在暗中等待的獸人出現,殺了她的丈夫,搶走了她的孩子。她拼盡全力,将依靠她的能量崛起的族人幾乎全滅,卻終究沒有撐到奪回自己孩子的那一刻。

那個家族至此又步入沒落時期,不知是否因為異種死前的詛咒,他們的族人身體越來越孱羸,甚至大多活不過五十歲。

他們開始急切地尋找應對的方法,卻無法從還是嬰孩的小異種身上榨取能量,她隻懂得吸收,還無法給予。于是她就被暫時養在了實驗室内,那些液體既是在供給她營養,又是防止她反抗,

小異種痛恨沒有自由的生活,她隐藏了自己的實力,在擁有足夠力量之時,得以逃出生天。

那個小異種,就是君璧的本身。

那個家族,就是茹家。

其實說起來,越景珩父親的發狂,也與茹家采集迦樓羅的血液有關。

君璧的情緒劇烈波動,本身帶來的極緻仇恨,讓她想要大開殺戒。不過這次茹家做了充足的準備,浸泡她的液體中含有足量的抑制成分,讓她暫時無法動用異能。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