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修真 > 神道歌 小辰叔 > 第一百零八章:不該存于世間的魂

第一百零八章:不該存于世間的魂

小說:

神道歌

作者:

小辰叔

分類:

玄幻修真

更新時間:

2019-10-17

恍若神靈般的元神,自白家老人晦暗的靈台走出,他如神如聖,容顔很像老人年輕時候,帶着不老的氣态,足下臨空虛渡,有大道妙花在踏落之處盛開,托着其不墜塵世。元神之力鑄就的甲胄,放染着無垢仙光,流風中卷來的塵世氣息,在其身軀上一擦而過,根本沾染不了半分,不斷有霞光從其頭頂垂落,洗滌着近體的濁氣。

這便是大能的元神,天生近道,其聲宛若一篇古老的經文,讓人心曠神怡,它步履至千玉身前,雙指并劍,點在她額心上,一柄柄神念小劍,不斷侵入其元神中。

這一瞬間,千玉瘋癫起來,口中不斷嘶吼,像是遭受巨大的痛楚般,原本靈性十足的雙瞳,猛然擴張,陷入一種渾噩狀态中,眼角更是不由自主落下兩道清淚。

看着老人元神不斷遞增的神念之力,雲辰心痛萬分,恨不能代其受過,他口中謾罵,全無往日從容姿态,見老人不為所動,心頭暗下狠意,千玉走的是元神一途,根本沒有反抗餘地,若再接着被探索識海,哪怕不會身隕,也會落個元神蒙塵,餘生癡呆的下場。

“老東西,你不就是想要無上法門嗎,老子甯死也不會讓你得到,你是可束我真身,但靈魂自毀,你一時半刻阻止不了,我就讓這仙宮無上法門,随我共同消散世間”雲辰大笑着,其靈台湧動出魂力,像是**般肆虐開來,旁側的薛濤見況出言制止,依舊被其無視,真像是要自毀靈魂一般。

“依荷來時曾說,這小子奪其造化,莫非隻有他學過無上法門,不行,不能這般讓其自毀靈魂,這是我白氏立世的曠世奇緣”老人隻是猶豫片刻,便收回神念之力。

那元神步履至雲辰身前,同樣是以神念之力強攻神庭,想奪取他識海記憶,但一段段神念侵入,猶如石沉大海,竟然完全沒有感知到其靈魂所在。

“奇怪,這小子莫不是沒有靈魂,竟然沒有尋到”老人神情錯愕,但看雲辰渾身斥漏的魂力,依舊在沸騰,似乎真的散溢神魂之力,他見形勢刻不容緩,一步邁入,以完整的元神狀态,侵入其肉身之中。

不論元神或神魂,一旦離體太遠,就會失去肉胎守護,尤其還是侵入别**身中,一個不慎會被敵人封禁在自身體内,然後慢慢磨滅,但老人絲毫不為所動,兩者修為相差太大,多年滋養元神,其先天本精,早已化為磐石,哪怕是真靈修,也無法逾越那麼大的修為鴻溝,傷害他的元神。

老人元神侵入雲辰身體後,探索着這具肉身的一切隐秘,越發深入,心頭越發驚駭,這肉身于他來說,太過完美,血氣磅礴、生機澎湃,筋肉中浮顯着金剛之力,骨骼燦若琉璃,朦胧的神性之光流于骨表,一身精血更如仙晶般耀射無暇寶光,靈母之源也衍生先天妙氣,暗藏着波濤洶湧的靈力,他清楚的感知到沒有胎炁形成,這具寶體威力非凡,竟然還隻在胎炁境。

“哪怕是傳說中的無上仙體也沒聽說過強大成這樣,他究竟是什麼體質”老人驚訝之餘,也不經生出貪念“不行,不能傷及其本源,要隐瞞下這具肉身,不能讓族中那幾個老家夥知道,我将在最後時光,拼盡一切底蘊,來奪舍此子的寶體,若成功我将霸絕世間,哪怕飛升之劫也輕易可渡”。

有了這層貪念,老人越發急切尋找雲辰魂魄,他順着一縷魂力殘留下的氣息,追逐而去,竟然來到了一處神秘之地。

這裡霧霭重重,可阻隔神念之力,朦朦胧胧中,還可聞到虛無缥缈的天音,似乎有大道在清唱古老的天歌,帶着坎坷的心情,老人緩步走入霧霭深處,格外小心。

不多時,霧霭漸漸淡化,随之而來的是浩瀚的大道氣息,這并非是隐藏于萬象中的道痕,乃是真正的大道,不可亵渎、不可輕視,曾開諸天、曾衍萬物,是一切事與物、虛與實的源頭。

老人癡迷的撥開霧霭,眼簾中映出了一幅神象,一塊流光碎片鎮封在這神秘之地的中央上,流露出大道之命,這枚碎片色澤貴胄,一縷落下的氣息,就可化為一種道則,上面密密麻麻天生錾刻着道之痕,有種無法言語出的威嚴,隻是看望一眼,各種往昔不解的大道真意融彙于心間。

順着流淌的道澤向下望去,九尊如獸、如仙、如鬼、如器的大道神象,各占一方,他等身裹貴胄道光,披着垂落的先天道則,一形一态皆是道意,流露不可揣度的至尊偉力,以身為陣,另立封禁,刻出繁瑣至極的道紋,将大道碎片作為為媒介,結出大道之陣,**中央的一團璀璨魂光。

老人眸中元神之光大放神華,凝望那團魂光,一個仿若嬰孩般的奇胎,在沉睡于其中,十簇至神至聖的無暇魂焰,灼灼燃燒,魂力如同一股翻天巨浪,鋪面而來,壓的元神抑制不住顫抖。

“古老的傳說竟然是真的,世間真的存在,先天魂火自生者,這是不該存于世間的魂,天地不予出世,大道不惜碎開一角,也要永生永世鎮封,我遇到了怎樣的禁忌神話,必須趕緊避開,不然會遭受厄難”老人戰戰兢兢,慢慢往回走去,卻見這時,那奇胎蓦然睜開緊閉的雙眼,直挺挺瞅向于他。

這一瞬間,他仿佛見到最為恐怖的蓋世兇神,元神之光在黯淡,固若磐石的元神四分五裂,如蛛網般布滿裂痕,隻是因為那一縷眸光掃來,就造成如此恐怖的威力。

強行将元神暫時粘合,老人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能時刻感受到元神之精在洩流,根本無法阻止,此刻若再有外力介入,他将神死身滅,顧不得任何機緣或是無上法門,他此刻隻想逃離這具肉身,甚至于躲避這個男人所在的地域,不然厄難來襲,真靈轉世都成為奢望。

老人元神艱難的飛出這片神秘之地,重新入主雲辰肉身中,剛欲奪體而出,便見一簇焰色潔白的魂火,朝他襲來,直接撞在元神上。

聖潔的魂火,看似并不熾熱,可一遇到涉及靈魂的事物,就是最為強悍的兇器,老人元神在消融,傾盡神念之力攻擊魂火,也依舊無效,雲辰的靈魂本質并不在那裡,根本無法傷及他絲毫。

由腿開始,洩流的元神精粹,漫空迸射,後又被魂火裹住,煅燒出最為純淨的魂源,它不曾消散世間,被魂火蠶食,使之變得更為強大,老人苦苦哀嚎,事到如今,在劫難逃,他隻求能夠往生。

雲辰化出虛身,站立在其不遠處,遙望這一幕,眼簾中滿上恨意,千玉的慘狀他曆曆在目,那是他逆鱗,觸之便會發狂,先前他是故意留下魂力氣息,将老人引入大道封禁之地,奇胎亦是其喚醒的。

“小哥,我隻求往生,求你不要趕盡殺絕,我有驚世秘藏相送,白氏一族也很多太玄級法門,我皆知曉,甚至于我可幫你盜取族中古藥,隻求一個輪回機會”老人元神消融至胸口,口中不斷哀求,可雲辰依舊不為所動,目中寒光爍爍。

見對方不為所動,老人狀若瘋魔,不斷咒罵“小畜生,今日我之慘狀,便是他日你之下場,不該存于世間的魂,天道是不會放過你的,我白氏一族也不會讓我枉死,你就等大禍臨頭吧,哈哈哈”。

瘋言瘋語中,老人虎目蘊淚,消散而去,他這玄道元神,一身精粹盡數被魂火攫取,雲辰能清晰感應到,魂火中孕生的魂力,量如河水,是以往的數倍,此刻若是再施展真靈神通,便不會如第一次那般,力竭身需。

大能身隕,束縛三**身的法力,盡數散去,使其可以自由活動,雲辰心神歸體,旁側的薛濤驚恐萬分的瞅來,像是在顧忌什麼。

看到對方神情,雲辰自然知曉他的思慮何事,疲憊的微微說道“師兄放心,我未被奪舍,隻是下套讓那老家夥讓我肉身,以歲月遺澤生生磨滅了他的元神”。

“這就好,不過下次别這般冒險了”薛濤心頭送了口氣,雲辰将千玉扶起,以魂力謹慎滲入,将其元神查看了大概。

“還好沒事,元神之光暗淡了一些,是神念侵入的後遺症,休息兩天就好了,索性這老家夥别有意圖,沒有用強,不然就需要一些特殊丹藥滋養元神了”雲辰如釋重負說道,他收起那柄巨槊與老人屍身,抱起千玉往住處跑去。

千玉這一昏厥,确實長達兩日之久,雲辰寸步不離,守護在其身側,更是每日以魂光滋養其元神。

迷離恍惚間,千玉的雙眼緩緩睜開,她瞬間漏出恐懼神情,環顧四周,見身處屋内,旁側又有雲辰相伴,卓然松了口氣。

雲辰身上柔和的魂光,籠罩在她肉身上,帶着一種暖人心脾的感覺,千玉知曉對方在做什麼,她的元神渾渾噩噩間,确實清晰感受到一種如處溫泉般的舒泰,神念侵體的傷害被撫平,元神之光逐漸強盛起來,一切都歸功眼前這個徹夜守護的男人。

“師弟,快收了魂光吧,我已經好了”千玉緩緩坐立,喚醒了維持魂光不滅的雲辰。

耳聞熟悉的聲音響起,雲辰睜開雙目,眸中盡顯疲态,但是很快便會一種興奮的神色取代“師姐醒了,我這就去告訴師兄,省的他一直惦記,雖然元神恢複了,還是需靜修半日,緩和心神的疲倦”。

望着對方毫不在意的神色,千玉一時啞口,維持魂光可不是易事,對方卻一笑了之,她不經輕咬朱唇,有心想說些什麼,卻又覺得不合時宜。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